距离开展还剩: 17

进入老博会
关闭
<返回
与50,000专业买家共赴中国最大的福祉康复盛会

行业新闻

展位申请 观众预登记

不让身体障碍者和社会隔绝

行业新闻 2021.09.09

瑞士身障者很独立,但是需要帮助时也很大方坦然,普通人对待身障者都很乐意提供帮助

 

今年夏天瑞士降雨量太大,没有几个晴天,只要一放晴,热爱户外运动的瑞士人就按捺不住往外跑。我的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分享了全家一起骑行36公里的经历,最惹眼的是,他们还带上了坐轮椅的女儿,轮椅放在一个特殊的带轮子的支架上,支架挂在爸爸的大自行车前面,一家五口一个不落地享受户外运动。

 

在瑞士,残疾人按照政治正确的称谓是“身体障碍者”。瑞士的法律规定,身体有残疾的人也必须能自由、安全地生活,因此所有公共设施都会考虑到身体障碍者的需求。方便身障者出行的便利设施到处可见,使用这些设施出行的身障者也很常见。

 

市中心的街道尽量宽阔平坦,新修建或者改建的公交车站一般最先解决的都是无障碍通行的设施,所有这些都为行动不便的人提供了出行的可能。在较新的公交车站,公交车到站时,车门和车站高度直接在同一平面上。

 

在有的老式车站,如果坐轮椅的乘客需要上下车,公交车上有轮椅使用者专用按钮,司机得到通知后会在停车后调整车底和路边齐平,或者手动搭起上下车的坡板以方便轮椅上下。瑞士的大多数城市都把老式的电车和公交车换成了无障碍车厢和车型,但是不少城市里有一部分没有无障碍设施的老式车厢还在运营。

 

长途火车偶尔只有老式车厢,这种情况下在买票时需要提前告诉车站,工作人员会拿出升降机帮助乘客上下车。火车上也有无障碍洗手间,每节车厢靠门的座位可以折叠起来,让轮椅安全停靠。

 

火车站和市区热闹的街道上大多都铺设了盲道,马路上有凸起的石块,能让视力障碍者的导盲棒感触方向,红绿灯也设置为有声提醒。每一个公共汽车站都有一个特殊区域——大约一平方米的地面凹凸不平,让视力障碍者站在上面就能知道这是正确的候车位置。公交车进站时前门会刚好停在这个区域前,视障乘客可以安全上车。

 

车门框也会用高亮的颜色涂出一个轮廓,让视力弱的人可以看得更清楚。新冠疫情期间,为了公交车司机的安全,一般不让人坐在前排靠近司机的位置,前门也不使用。但是笔者曾看见这个规定为视障者开了特例——只要司机进站时看到有视障乘客在等车,就会开前门让他们坐在前排更方便安全上下车的座位。

 

不过,帮助视障者的便利设施还有待完善,比如只有在比较大的车站才有盲文时间表,有的车站之间没有完整的盲道连接,或者是在施工期间没有临时盲道,只能靠路人的善心来帮助。

 

笔者就遇到过有个盲人在公共汽车快到终点站的时候大声地说:“我的眼睛看不见,要去车站广场另一边换乘,请要去那个方向的乘客顺路把我带过去。”她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人上前去帮忙,拉着她的手把她送到换乘的车站。

 

在瑞士,身体障碍儿童一般都会和普通孩子一起上学,学校也有为身障孩子和老师设立的无障碍通道和无障碍洗手间。我们村里的小学就有一位坐轮椅的老师,她自己开着改造过的特殊汽车来上班,非常自然地和孩子们相处,还会利用自己的身体状况讲述有关生理和神经的科学知识。

 

瑞士也有不少的课外活动、运动夏令营和滑雪营等特别鼓励身体障碍儿童加入,这些活动同时也不拒绝普通孩子,让他们一起活动一起学习,这样能让孩子们从小就习惯社会的多元性,也让身体障碍者不会和社会其他人隔绝。

 

瑞士身障者很独立,但是需要帮助时也很大方坦然,普通人对待身障者都很乐意提供帮助。笔者的一位同事朋友就会在圣诞和重要的节日做志愿者,开专门的出租车送轮椅使用者出行或者参加聚会。有时候走在路上遇到瘫痪的身障者在轮椅上坐得不太稳,他们也会请路人帮着调整坐姿。

 

笔者在火车上遇到过一位手不能动的小伙子请求别的乘客帮他系围巾。在超市里,视障者会有一个店员拎着购物篮陪伴在侧,帮着把需要的商品放进篮子里。

 

瑞士社会对身障者的权利有法律的保护,人们对身障者接受度较高,基本上没有对身障者的歧视。身体障碍者可以独立出行,平等地参与社会生活,也可以工作缴税,获得经济保障。在欧洲各国,瑞士身障者的生活满意度已相对较高,但就算这样,瑞士在保护身体障碍者权益方面仍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瑞士身障者权益组织Agile负责监督瑞士的公共设施和法规是否真正保护了身障者及其护理人的权益,该组织的报告指出:瑞士法律规定,到2013年为止,瑞士交通系统的信息和售票系统应改进为方便身障者的模式,但是直到2019年年底,交通系统只有46%的企业达标,而且很多有智力障碍的人及其家人仍不能完全独立自主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