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返回
与50,000专业买家共赴中国最大的福祉康复盛会

行业新闻

展位申请 观众预登记

中老年视听障碍人群超1亿,视听辅具市场迎来更多机会

行业新闻 2020.09.14

前言: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快,对康复辅具有相关需求的人群正在急剧上升。民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康复辅助器具产业规模2020年将突破7000亿,2015年至今年均增长率超过15%。


在上月发布的康复辅具行业分析系列开篇中,AgeClub从市场空间、政府政策、电商数据、技术趋势等方面对助行辅具品类进行了深度分析。


本文作为该系列的第二篇,将遵循同样的分析架构,聚焦视听辅具这个细分领域。
1、视听残疾患者人数超4000万 政策关注视听辅具研发
海伦·凯勒曾经说过:“视力障碍将人与物隔绝,听力障碍将人与人隔绝”。
视力和听力障碍不仅直接导致沟通交流障碍,还会引发多种心理问题,极大地损害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及家庭关系。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视力残疾患者人数达到1700多万,听力残疾患者人数达到278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


以听力残疾为例,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60岁以上老年人患听力残疾的比例高达11%。据此推算,中国60岁以上老年听力残疾人总数目前已经超过2000万。


除此之外,患有视力和听力障碍但尚未达到残疾标准的视障和听障老年人数量更为庞大,规模预估超过1亿。
根据2019年国际糖尿病联盟发布的《全球糖尿病概览》,中国糖尿病患者总人数为1.164亿人,中老年糖尿病人数更是突破8000万。


糖尿病是导致老年人视听障碍的重要原因之一,临床观察证明35%~50%的糖尿病患者的听力比健康的同龄人下降20~30分贝;糖尿病患者发生白内障、黄斑变性、视网膜脱落等眼病的几率明显高于非糖尿病人群,这些眼病都会导致视力下降甚至失明。


数量庞大的视听障碍患者意味着庞大的视听辅具需求,然而长期以来这部分市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很多年里国内视听辅具厂商少,产品种类少,功能也较为低端,主要产品为盲杖、放大镜、声音放大器等。


随着近些年国家对康复辅具行业的重视和政策倾斜,这个局面正在发生很多积极的变化。


一方面是视听辅具产品科技含量的增加,更多新的前沿技术被应用到视听辅具产品中。
2018年起科技部启动了“主动健康和老龄化科技应对”重点专项研发计划,由国家财政拨款、残联牵头、各科研机构和相关厂商承担具体项目,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提供科技支撑。
在最新的“主动健康和老龄化科技应对”重点专项 2020 年度拟立项项目中,AgeClub发现涉及到视力障碍的就有由中国残疾人辅助器具中心牵头承担的人工智能视觉增强技术产品项目,杭州深睿博联科技有限公司承担的智能化视觉增强产品的研发项目;涉及到听力障碍的有东南大学承担的智能听力康复辅具研发。
国家对视听辅具高新技术产品研发的支持无疑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近年来视听辅具行业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它们坚信视听辅具是康复辅具行业未来的风口。


另一方面轻度视听障碍老年人群的市场潜力被部分厂商发掘,辅听器等产品应运而生。
与针对视力残疾和高度听损人群的产品相比,轻度视听障碍人群辅具的开发技术门槛相对要低一些。对厂商来说,考验在于让这些“非刚需”人群接受视听辅具。


2、视力辅具篇
我国将视力残疾一般分为盲和低视力两类,双眼中好眼最佳矫正视力低于0.3而等于或优于0.05者为低视力;双眼中好眼最佳矫正视力低于0.05者称为盲,具体分类标准对照表如下:

 


针对不同等级的视力障碍,目前市面上已经存在或研发成功相应的产品,基本能满足不同视力状况的老人的需求。
(1)盲人群体——智能避障眼镜
对于几乎不存在残余视力的盲人群体,只靠自己独立出门活动一直是一种奢望。
导盲犬虽然被证明能有效帮助盲人,但在国内一直是一种稀缺资源。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导盲犬数量不到200只,2019年8月上游新闻曾报道拥有近30万视力残疾人士的重庆,只有一条导盲犬“拉多”。
近些年来随着传感器技术、光学技术、AI技术的发展,使得用技术为视障人群提供更人性的服务成为可能。
国内已有公司成功研发出智能眼镜形式的盲人出行辅具。同时,他们在应用落地方面选择了潜力巨大的视力辅具市场,推出的天使眼智能眼镜聚焦盲人的出行需求。
天使眼在耳旁设有骨传导耳机,在双目区域设有两个立体摄像头。摄像头采集的视觉图像被芯片处理后会转化为简洁的声音提示,盲人戴上后可根据耳机内的发出的声音指导行走区域及方向。
在识别到垃圾桶、柱子、栏杆、树等障碍物后,盲人会听到类似“左前方三米有垃圾桶”这样的语音提示以及时避让。
与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的肇观电子不同,同样成立于2016年的视氪科技将重点放在了声音上。
视氪避障眼镜首创了立体声交互系统,在国内首家将三维立体信息获取技术应用到视觉辅助领域。
具体而言视氪避障眼镜通过双目相机获取周围环境的立体信息——障碍物的距离、方位以及大小,针对不同的场景,反馈不同的声音。
对于空旷的场景,通过立体声音传递障碍物的距离、方位和大小,用户可以感知环境信息;对于复杂的场景,通过立体声音传递通路的方位、宽度以及其延长度,用户可以寻找到安全的路径。


(2)低视力群体——智能助视AR眼镜/头盔
与盲人群体相比,低视力群体还存在部分残余视力。他们的问题在于视野缺损,以及对比敏感度下降导致看不清物体的轮廓。
AR技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个问题的完美解决方案。
增强现实技术正是将虚拟信息与真实世界巧妙融合的技术,两种信息互为补充实现对真实世界的“增强”,让低视力群体看的更清楚。
宜视智能科技在2019年成功实现量产的智能助视AR眼镜展迈S1就是这样一款视力辅具,融合了AI和AR技术改善低视力患者视觉能力。
该产品以AR智能眼镜硬件为基础,搭载低视力智能算法,通过高清摄像头对周围环境进行实时捕捉和分析,利用穿透光学显示单元对周围环境进行实时显示、帮助低视力患者看清楚周围世界。

 


3、听力辅具篇
年龄是成人听力下降的主要因素,有研究显示老年性聋占总听力下降患者的比例高达86.8%,同时老年性聋的患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大幅增加。
《美国耳鼻喉科学头颈外科杂志》2003发表的一项研究调查了近3,000名48-92岁的美国人的听力,结果表明在任何给定的五年时间内,年龄在50岁以上的人中有20%以上患有听力损失。

 


据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统计,2018年全球听力辅具市场规模为83.9亿美元,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144.5亿美元,在预测期内复合年增长率为7.2%。
随着人们对听力障碍的认知不断提高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国内听力辅具的市场需求正在快速增长。
据北京听力协会的估算,现阶段中国听力受损人群约有7200万人,而助听器的佩戴率不到5%。与发达国家相比相距甚远,中间蕴藏的巨大市场不言而喻。


(1)全聋人群——人工耳蜗
人工耳蜗是一种植入式听觉辅助设备,其功能是使重度失聪的病人(聋人)产生一定的声音知觉,现在全世界已把人工耳蜗作为治疗重度聋至全聋的常规方法。
在美国和欧洲,相当一部分人工耳蜗植入者是老年耳聋患者。他们耳聋的原因大多是由于老年性的渐进性的听力减退,直至使用助听器无效。
目前全世界佩戴人工耳蜗的病人数目已达十万,绝大多数在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这种装置及其植入手术和术后治疗非常昂贵。
人工耳蜗本身费用在17-27万元之间不等,手术费大约1万元,术后的康复费用还需另算。 
近些年来,国内先后有浙江、广东、广西、湖南、上海、吉林、辽宁等省份将人工耳蜗列入医保报销支付范围。各地报销的具体标准并不统一,大致报销额度都在5-8万元。
从各地目前的报销标准来看,社保对人工耳蜗的支持更多是照顾7岁以下的语前聋患者。
在老年性聋患者人群不断增长的背景下,我们认为随着民生诉求增强,未来老年人群植入人工耳蜗也有望被纳入医保报销支付范围。
目前全球人工耳蜗的制造商主要为Cochlear、Advanced Bionics和MED-EL,分别占领了55%、20%及20%的市场份额。


(2)中轻度听损人群——助听器
助听器在当前听力辅具市场中占据着主导地位,适合轻度至中度听力损伤的患者。
在中国,助听器被划分为二类医疗器械。经营产品需要取得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并且需要具有相关学历或者资质的测听技术人员。
测听环节之所以重要是由助听器的声音补偿原理决定的,助听器需要根据患者的听力检查结果来适配和调试,有的患者甚至需要定制耳模。
测听环节本意是为了让助听器的效果更好,但无形中却增加了助听器的普及成本。
国内具有资质的测听技术人员严重不足,各大助听器的线下门店基本只分布在地级以上城市,很难渗透到乡镇以及农村地区。


(3)轻度听损人群——辅听器
辅听器又被称为个人声音放大器,作用是扩大环境音效,并不对用户进行听力补偿。
如果说助听器是需要医师的指导和帮助的处方药品,个人声音放大器就类似于自我帮助的OTC非处方药。
因此辅听器不需要专业人员调试,适合不需要全天候佩戴的轻度听力问题者,使用场景包括看电视、听讲座、日常对话等。
在欧洲和日本,辅听器已经被老年群体接受。有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辅听器的销量就已达到150万套,产值超4.5亿美元。
辅听器市场的特性在于技术门槛较助听器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消费电子厂商试图进入这个市场分一杯羹。


总结:
从医疗器械出发的传统助听器厂商和消费电子厂商必然会在市场展开正面竞争,毕竟轻度听损人群的数量远大于听力残疾人群。